比特幣

比特幣富豪誕生地!走進「加密城堡」,一窺暴富青年的真實人生

Spread the love

比特幣(bitcoin)讓許多青年一夕致富,這群住在舊金山「加密城堡」中的年輕人,相信虛擬貨幣革命將重塑未來世界,他們低調不張揚,因為一個不小心就可能一無所有……

在比特幣社群中,5月22日被稱為「比特幣Pizza日(Bitcoin Pizza Day)」,在2015年5月22日,一位叫Laszlo Hanyecz的工程師花了一萬個比特幣購買兩片Pizza,這筆交易普遍被認為是比特幣在現實世界中的第一筆交易,當時一個比特幣價值才0.003美分,如果以現在的價格換算,這名工程師當初吞下肚的那兩片Pizza價值大約是兩億美金。

在加密貨幣社群中不乏開發者、自由主義者、科技高手,他們大多相信加密貨幣將會分散權力與財富,並改變未來世界的秩序。2017年比特幣大漲20倍,因此造就了許多億萬富翁,根據統計,全球大約40%的比特幣控制在僅約1千人手中,且大約94%的比特幣持有者都是男性,而這些持有大量比特幣對市場行情有巨大影響力的人,被統稱為「白鯨(whales)」。

除非這些「白鯨」一夕之間失去財富,否則這場遊戲中,肯定只會有少數的贏家。

舊金山這棟房子,住著比特幣信仰者

過去虛擬貨幣普遍被認為是黑市中買賣毒品的交易工具,來自加州的區塊鏈投資家詹姆斯·斯佩迪亞奇(James Spediacci),2014年在Facebook的一則動態上寫下:「大家現在都應該去購買以太幣。」,這則動態在當時只得到一個讚,他跟他的雙胞胎弟弟在以太幣價格30美分的時候就買入,現在一起經營虛擬貨幣交易平台,而很早就預見虛擬貨幣未來發展的,可不只有斯佩迪亞奇兄弟檔。

舊金山有一棟距離矽谷不遠,樓高三層的房子,大家都稱這棟房子「加密城堡(Crypto Castle)」,房東是25歲從事區塊鏈相關技術工作的加德納(Jeremy Gardner) ,2015年他租下這棟房子分租,房子一共可以容納八名房客,而他們大多都是20多歲的科技人,不少人當初是因為找不到住的地方才搬進來,「 有超過60位房客因為曾住在這裡,而成為富豪。 」

加密城堡(Crypto Castle)最多可以容納八名房客,冰箱上貼滿各式各樣的比特幣(Bitcoin)貼紙。
Twitter

加德納是一位相當年輕的投資者,在比特幣價格200美元時開始買進,「 我不認為你可以待在這間屋子裡兩個小時,卻沒有成為比特幣的信仰者。 」之所以能自信滿滿的這麼說,也不全然沒道理。

房客之一的福特(Vivian Ford)是無人車新創Comma的副總裁,她今年26歲,搬進加密城堡的第一周就受其他房客影響開始購買比特幣,「這是我有史以來做過最好的投資。」福特說她現在已經成為朋友們的投資顧問,許多人都認為她對於虛擬貨幣有獨到的見解。

比特幣價格飆漲,完全超乎預期

現在的加德納(Jeremy Gardner)是區塊鏈市場預測工具Augur的共同創辦人,「任何事都可以進行ICO。」加德納就曾經幫自己的公司Augur 進行了一次ICO還推出了Augur代幣(token),Augur代幣賣得很快,巔峰時期一度讓Augur的估值一度超過了10億美元。

房東加德納(Jeremy Gardner)現在是區塊鏈市場預測工具Augur的共同創辦人,他認為什麼東西都可以做 ICO(首次代幣發行)。
Facebook

後來加德納還創辦了一家專門介紹區塊鏈科技的媒體《Distributed》,並在去年參與專門投資區塊鏈的基金「Ausum Ventures」,且成功募得7500萬美元資金。加德納認為,會跳進來投資虛擬貨幣的,有20%是為了改變世界的理想、60%為了接觸區塊鏈技術,但幾乎所有的人都有一個目的,為了錢、為了想發財。

2017年12月,比特幣價格一路暴漲逼近兩萬美元大關,加德納自己也感到很驚訝,「這一切都感覺太不真實,我已經做好加密貨幣價值會縮減90%的準備,我想這樣我會感覺更好一些,現在這一切太瘋狂了。」加德納身邊有許多好友也因為虛擬貨幣致富,有一位跟他非常要好的朋友因為要逃稅搬去加勒比海上的波多黎各,「但是對於我來說,現在談退出還太早。」

神秘、低調,青年們的致富人生

就在加密城堡的附近,還有一座叫「Crypto CrackHouse」的建築,同樣住著投資虛擬貨幣的青年,房子內部的走廊還有名字,不僅有「比特幣大道(Bitcoin Boulevard)」還有「以太坊巷(Ethereum Alley)」。

加密城堡的附近,還有一座叫「Crypto CrackHouse」的建築,同樣住著投資虛擬貨幣的青年。
Facebook

在舊金山負責營運以太坊社群「Ethereum Meetup」的格蘭特.悍馬(Grant Hummer)就住在Crypto CrackHouse中,「每次價格波動對我的腦神經都是挑戰,我現在根本不在乎、完全麻木了,我想現在就算一天損失一百萬美金我應該都撐得住。」

在以太坊社群中,買藍寶堅尼(Lamborghinis)是許多人花錢的消遣,格蘭特.悍馬周末閒暇之餘會租一輛藍寶堅尼出門兜兜風,此外其他時候,他就跟一般普通人沒太大不同。

幣圈裡有一個叫「HODL」的準則,意思和發音就和Hold一樣,意味即使比特幣大跌、感到懷疑與害怕時仍要表現的泰然自若,不炒短線、堅持長線投資比特幣,如果過度炫富、招搖,就是不相信自己正在參與的這場加密貨幣革命。

幣圈裡「HODL」的準則,讓大家即使感到懷疑與害怕時仍要表現的泰然自若,也不能過度炫富、招搖。
Twitter

Hummer的房間只有一張床、一個懶骨頭、一台電視,房間擺設相當儉樸。「就算所有人都感到害怕和懷疑,你也必須冷靜。」Hummer平靜地說,這或許也解釋了為什麼賺到了大錢,卻仍舊住在公寓中,「我現在跟外面一般人相處時會感到很無聊,因為大家所思考的問題都在不同層面上;有時候我也會想,萬一哪天我們遇到炸彈攻擊,那人類文明是不是會倒退好幾年。」Hummer一席玩笑話,也顯示他對虛擬貨幣能翻轉未來世界堅信不移。

左起格蘭特.悍馬(Grant Hummer)與以太坊創辦人布特林(Vitalik Buterin)。
Twitter

「Crypto CrackHouse」還住著一位26歲的James Fickel,他跟著他養的俄羅斯藍貓一起住在公寓中,他從以太幣價格只有80美分的時候就開始投資,這些年來已經賺進好幾億美元,「整個世界都在重組,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,我們有權利、有能力來決定世界秩序,這是網路的覺醒,這個武器就是區塊鏈。」

這些虛擬貨幣信徒對於未來都有著類似的想像,但共同點是他們大多非常神秘,因為虛擬貨幣無法存入一般銀行,只要一個不小心,就可能落得一無所有的下場,甚至連父母都不知道他們究竟賺了多少錢,這或許也正是這群爆富青年最真實的生活寫照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